菏泽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战龙魂纪 第三章 孟繁通……孟饭桶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7:51 编辑:笔名

战龙魂纪 第三章 孟繁通……孟饭桶

到得机场,已是正午,四人找了个饭店吃饭。自是一翻风卷残云。四人从包间出来后,正要出门。正看到一个大胖子被几个饭店工作人员堵在门口。

此人1米75左右,二十多岁年纪,体重却二百五十斤上下。此时正瞪着一双溜圆的小眼,急吼吼的连说几遍:“我从不吃霸王餐!我身上从不带钱!我吃饭从来不付钱!”

这是什么逻辑,自相矛盾,真是个活宝。周小飞差点没笑出来,傅颖和董睿阳可忍不住。

饭店工作人员也愣了,只得再次耐心的劝解。

胖子东张西望似在找人,瞧见门口走进两个中年男女。咧嘴大声叫着:“爸……妈……,快来呀,他们不让我走,他们诬陷我吃霸王餐!”

中年男人和胖子长得极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长相、身高、身材都差不多。中年女人却长的婀娜多姿,风韵犹存。

二人急忙赶过来,推开工作人员,女人拉着儿子,急忙安慰。胖子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更是惹得女人心肝宝贝的乱叫。

周小飞四人只觉一阵恶寒,这也太肉麻了。

中年男人拿出一沓RMB甩给工作人员,傲然道:“不用找了,这事就这么算了。”说完也不等答应,拉着老婆儿子就走了。

周小飞四人见事已了,也不在意,只有傅颖和董睿阳还在谈论着胖子一家,不时发出大笑声。

机场安检处,大胖子孟繁通正搂着母亲在哀嚎,孟母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引得旁边的人纷纷侧目。孟父一头黑线脸上肥肉不住抖动直抽搐。干咳一声说:“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赶紧进去吧。”

孟母骂道:“你个死没良心的,你不心疼!儿子饿着累着冻着怎么办,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去这么远的地方也不送送他。”说着又抱着儿子哭。

孟父脸更黑了,只得说道:“时间都是定好的,不是不送,这不没票了嘛。”

孟母可怜兮兮的哀求:“老孟,可不可以不去啊?”

“不行!”孟父异常坚定:“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错过了就会后悔一辈子。”

此时,周小飞三人正和董尚泽告别。董尚泽拍了拍周小飞的肩膀:“小飞,拜托你多费心了。”

“董叔叔,您就放心吧。”周小飞保证道。

“睿阳,凡事多和小飞商量着来。”董尚泽又嘱咐儿子。

“爸,我知道了。”董睿阳道。

登上飞机,周小飞三人都是头等舱,各自找了座位坐下。

不一会,一座肉山挤了过来,挤进了周小飞旁边的位子里。竟是那胖子。

周小飞心道,幸好是头等舱位子大,经济舱里的位子不知道能坐的下不。

飞机起飞后,胖子一会要吃的,一会要喝的,让空姐跑了好几趟。吃饱喝足就呼呼大睡起来。周小飞也眯着眼,打起了盹。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飞机在西宁机场降落了。

刚下舷梯,就有一个中校军官迎上前来。确认了周小飞三人的身份后,把三人请上了一辆七座的军用吉普。

过了一小会,车门打开,挤进来一张笑眯眯的肥脸。周小飞三人微感诧异,没想到这活宝跟他们是一路的。

胖子坐进车里,挤在周小飞身边,顿时车里变得拥挤。

胖子打了个招呼:“小弟孟繁通,请多关照。”

傅颖睁圆大眼,惊呼:“孟繁通……孟饭桶!”

周小飞和董睿阳也是暗自偷笑。

孟繁通有点讪讪,纠正道:“是繁通,不是饭桶。”

车子在柏油路上飞驰。下午七点多车子驶入了一座小型军用机场。西宁日照时间较长,太阳刚刚下山。一架运输直升机载上唐少校、周小飞五人迎着落日的余晖往西飞去。

华夏西部某基地某处的一间屋舍内,床上坐着一人正在打坐运气练功。此人正是周小飞。

那日,唐少校领着他们坐了飞机,又坐汽车,直至深夜才到这里。唐少校陪同他们办完手续,直送到住处就离开了。傅颖则是被一位女军官带走了。

由于此处海拔较高,三人都有轻微的高原反应。经过这两天的休息和医护人员监测,总算适应下来。

此时正值凌晨五点左右,周小飞自然要起来练功。算起来他已经坚持十多年了。

周小飞练的是龙族功法“真龙诀”,功法是其小姨教授与他。此功法是何人所创,周小飞不知。只知道此功法必须具有龙族血脉之人才能修炼出效果,而且传男不传女。

凡具有龙族血脉之人,体内经脉有九条,比普通人多了一条,此条经脉称为龙脉。修炼“真龙诀”就是要打通龙脉,从而激发血脉之力。据说完全激发血脉之力能呼风唤雨,化身真龙。

只是龙族血脉日渐稀薄,而能完全打通龙脉之人几百年来无有一人。

而且龙脉也因人而异,也有长短之分。不完全打通也无人知道到底何处结尾。

幸好此种功法也有好处,每打通一小处都能增加力量和速度。不然估计就没人去修炼真龙诀了。

周小飞修炼这么多年也只打通了三处,每一处就是一个节点,想要打通节点尤为困难。周小飞现在已经踏入了二流高手的大门。

周小飞从记事起,就知道他每天必须在药池里泡上一个小时。年复一年,泡了有七八年。周小飞师父和小姨为了搞到合适的药材,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和财富,周小飞才有了今天的进步。

此时周小飞正向第四处节点发起冲击。

周小飞已经触摸到了第四节点的隔膜,可是当他运气向隔膜发起冲击时,就像打在棉花上变得柔软无力,始终无法冲破桎梏。

不知经过多久,周小飞缓缓挣开双眼,口中似有苦涩:“又失败了!”这是他这几年不知多少次的冲击,终究功亏一篑。

慢慢的周小飞目中露出坚定:“我一定会冲破桎梏,走向成功。”

周小飞洗了个澡,梳洗了一翻,打开房门,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
解放军148医院
沧州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济宁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威海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