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惠州孵化器靠什么孵出金鸡0

发布时间:2019-06-19 23:06:53 编辑:笔名

  7月的仲恺高新区,几个企业的大楼正在忙着做内部装修,从外面看去,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投入使用。而此时,该区科创中心负责人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几栋大楼启用后,如果管理方没有足够的经验,该怎样引进团队整合资源运营呢?这些正是仲恺区的民营孵化器,区科创中心负责指导全区孵化器的建设和发展。

  这样的问题,同样萦绕在惠州市科技局领导的心头。因为,按照惠州市的计划,希望全市到2020年,孵化器达到5家,省级孵化器达到5家,市级孵化器达到20家。而如今,惠州的孵化器仅有2家,另外还有2个政府建的孵化器,仅此而已。因此,惠州正在大力建设孵化器,包括政府投资和民营力量的。

  可孵化器毕竟不是公寓和写字楼,不是建好就完事了。在民营孵化器相继开建的情形下,业内人士指出:如何整合服务资源?如何引进运营团队?如何提供优质服务?这些才是孵化器建设中为重要的事情。

  差距

  惠州孵化器仅为深圳零头

  到目前为止,惠州仅有的4家孵化器中,2个的孵化器都在仲恺区。除了惠东和龙门以外,各县区都在发展孵化器,有的是新建大楼,有的是盘活现有厂房和楼宇资源。从属性来看,既有政府投资的,也有民营企业兴建的。从孵化面积来看,约为30万平方米。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和惠州相邻的深圳市,截止到2014年,已有科技企业孵化载体78家。拥有孵化场地面积约150万平方米,在孵企业近4000家,毕业企业近2400家。其中,仅孵化器就达到12家。也就是说,惠州的孵化器,仅为深圳的零头。

  在今年7月下旬的全省科技企业孵化器建设工作现场会上,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指出,要调动各方面参与孵化器建设的积极性。省里确定,到2017年全省建成孵化器超过500家,在孵企业超过4万家。

  对比深圳的孵化器发展情况,再对比广东省的建设目标,惠州的差距十分明显。对于这种差距,仲恺区科创中心主任谢铁梦颇为忧虑。孵化器可以为中小科技型企业的创新发展提供各种服务资源的支持,如果孵化器太少,或者提供不了优质的服务,要想让更多的创新型企业发展起来,是很难的事。

  因此,作为惠州创新发展高地的仲恺高新区在这方面毫不犹豫地快马加鞭,加快孵化器的建设。谢铁梦介绍,除了科创中心和惠南产业园的2个孵化器,东江产业园的孵化器已成为孵化器的培育单位。另外,目前和仲恺区签了共建协议的民营孵化器有10家,他们自主建设、自主运营,我们来提供指导和政策支持。同时,还挂牌了9个众创空间。截止到目前,仲恺区投入使用的孵化面积约为30万平方米,到今年底将达到50万平方米,2017年要突破70万平方米。

  仲恺区的统计数据可以说明,如此大力气地投资建设孵化器,是非常值得的。从2014的统计来看,仲恺区在孵企业达300家,毕业企业61家,其中有上市企业亿纬锂能,在新三板挂牌的有3家,天交所有5家。累计为社会提供1万多个就业岗位,2014年在孵企业实现销售收入约15亿元,创税5210万元,实现一人创业带动多人就业的倍增效应。据了解,仲恺区马上要出台孵化器的扶持政策,包括孵化器的认定和考核、风险补助、电商政策等等。

  当然,惠州市其他县区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市科技局长邹平生透露,惠城区、惠阳区、博罗县也在建孵化器,加上仲恺在建的,约有20万平方米孵化面积在建。比如,惠城区河南岸有一栋新建楼,约有一万平方米,其中约6000平方米将用来做专注于物联的孵化器。目前已准备就绪,正在开展入孵企业、创新团队招揽工作。

  同时,惠城区还要建一个150亩的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并计划在上排改造一个约2万平方米的孵化器,有一个留学生创业园,也准备拿来做孵化器。通过调动政府和民间资本力量,一起来做孵化器,才能为更多的科技型企业提供创新服务,创新的氛围也会浓厚起来。这样,经济发展转型升级就有了更大的推动力。

  邹平生承认,惠州的孵化器发展和创新能力,和深圳、广州、佛山、东莞相比,总体上还有不小的差距。这反过来也体现了惠州对孵化器建设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权责

  政府穿针引线做服务其他交给市场

  孵化器建好以后,就万事大吉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科技部火炬中心副主任杨跃承到仲恺区谈到众创空间时提醒,众创空间是一种新型的孵化器,关键是要整合服务资源,要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科技部强调,众创空间绝不是大兴土木的房地产建设,而是在各类新型孵化器的基础上,打造一个开放式的创业生态系统。

  邹平生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孵化器关键要看服务和内在质量,要能提供创业辅导,比如辅导上市、资本运营、股权改造,怎么组织生产管理,以及法律、人事、财务、知识产权等等,而不是仅仅提供一个场地给创业者,然后收取租金就完事。

  那么,孵化器的服务有哪些?以仲恺高新区科技企业孵化器为例,它的服务内容大致包括7个方面:研发创新服务、检验检测服务、创业孵化服务、知识产权服务、科技咨询服务、科技金融服务、综合科技服务。其中每一个方面又包括多个具体的中介机构、服务公司、平台等。以科技金融为例,它包括恺萌天使基金、恺创创投、时代伯乐等多支风投基金。还有12家银行机构、68个营业点、8家券商机构、2个股权交易中心和办事处等等。这些服务名目繁多,光是打印在清单上,就有好几页纸。孵化器通过购买、租赁、战略联盟、业务合作等形式引进服务机构。

  如何把这些资源整合起来?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政府部门可以为在孵企业的信息发布、交易和合作提供便利,为企业提供定制式的专业服务,促进孵化器之间、孵化器和其他机构之间的交流。比如,通过与省内大学院校建立合作关系,对入孵企业的项目进行科学论证和指导,并与一些重点院校建立技术依托关系,为企业的重点项目进行个性化服务。并且,加强孵化器与中介服务机构的对接,实现技术转移、成果推广、国际合作、人才引进和融资服务等各种创新要素的聚集。

  惠州市科技局高新技术与产业科负责人蔡文浩认为,政府部门首先要做好服务工作,这既包括以上说到的在各企业和机构之间的穿针引线、牵线搭桥,以吸引各类服务资源,也包括基础建设的完善,比如修路、建学校、提供人才优惠政策等等,事无巨细,因为所有的服务资源都少不了人这个因素。

  当然,政府不能什么都管,该给市场的要交给市场。蔡文浩认为,一旦孵化器有的足够多的入孵企业,服务资源也会愿意过来,有的风投机构甚至会主动找上门来。

  该给市场的交给市场,仲恺区正是这样做的。以科创中心的孵化器为例,它初是以科创中心这个事业单位为主体申报的,2012年起开始管办分离,也就是管理和运营分开。之后,科创中心作为主管部门负责指导全区的孵化器,整体的科技服务已经全部打包给惠州市仲恺高新区科技园有限公司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谢铁梦解释,就是希望由公司来运营孵化器,更好地市场化地来运营它,为孵化器企业提供服务。因为,如果是事业单位来运营的话,提供不提供服务,工作人员每个月领的工资都是一样的,效率就没有上来。交给公司市场化运作,就可以进行绩效考核,提高效益。

  关键

  牵住运营团队这个牛鼻子

  要建孵化器,如果提供一个物理承载空间,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尤其是众创空间,几百平方米就可以。难的是找到合适的人来运营。

  采访仲恺区瑞银昌、同方信息港等几家民营孵化器时,相关负责人表示,迫切需要引进有经验的团队来运营,他们正在各处物色人选,但这项工作并不好做。

  对于这一点,谢铁梦有更直接的感受,现在政策较好,民营企业很想做孵化器,但是问到他们的时候,真正很懂孵化器的并不多。

  为此,仲恺区计划成立区孵化协会,把各个孵化器整合起来。今后,协会将组织会员的交流,或者带去其他城市标杆性的孵化器学习,比如北京和深圳的孵化器。他们目前还是比较难摸到国家在这方面的大形势,把握大政策。那这些就可以由我们来做,至于它对接下来具体怎么运营,收多少租,为企业提供哪些服务,我们不会过多参与。

  业内人士分析,孵化器从业人员作为紧缺型人才,是全国孵化器所面临的共性问题,具备一支的科技企业孵化器管理团队和良好的企业文化,是孵化器成功经营的根本保证。孵化器要发展,必须通过抓团队建设和文化建设,在孵化器内形成一种良好的创业服务氛围,用集体的智慧为在孵企业排忧解难,形成一个鼓励创新、鼓励创业的激励环境。

  以惠州仲恺高新区科技创业服务中心为例,它于2010年被认定为科技企业孵化器,是惠州市早被认定为孵化器的孵化机构。中心拥有一支专业化水平较高的管理团队,拥有一整套完整的创业文化,全体工作人员都已获得国家认定的孵化器从业人员证书。

  再以仲恺的大学生创业基地为例,它即将启动。因为青岛的大学生创业基地走在全国前面,该区与青岛方合作,并组织人员去学习,对方的运营团队很有经验和资源。如果说合作了两年,他们能够把我们的大学生创业基地的运营体制理顺,到时候我们再接手也不难了。谢铁梦认为,通过引进团队或者学习交流,都是孵化器打造运营团队的途径。

  牵牛要牵牛鼻子,可以说,运营团队就是孵化器的牛鼻子,打造一支的运营团队,孵化器和入孵企业的发展就如鱼得水。

  从仲恺区的异地孵化器和海外孵化器的发展,也可窥知运营团队的极端重要性。由于远在北京、美国和德国,该区采取开放式合作的形式,先后通过与厚德创新谷、天使汇、德国恺德、美国教科人文中心、Newtonview,Inc等当地机构合作,组建专业的运作团队,建设异地、海外孵化器,打通仲恺与北京、美国、德国当地的科技、人才、文化等资源交流合作的通道,创造异地孵化、仲恺加速的模式。

  与这些机构签订合作协议后,仲恺高新区每6个月将通过绩效评价的方式对以上机构进行考核,确保异地、海外孵化器的工作成效。到目前为止,它们已吸引德国无人机、德宝威敏通、卡易科技、贝克瓦特等11家海外项目落户仲恺区,并协助亿纬锂能、三协精密、杰希集团等企业共建海外实验室、海外并购等工作。

  由此可见,除了孵化器的硬件建设之外,政府部门要在孵化器和其他各类机构之间牵线搭桥整合服务资源,孵化器则需引进的运营团队来为入孵企业提供服务。在目前创新氛围尚不够浓厚、孵化器建设奋力追赶的惠州,抓好这些工作应该得到重视。

老人血管性痴呆怎么办
失眠健忘吃什么食物
失眠健忘应吃什么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