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IPv6中国靠边 转为追捧自创的IPv9?

发布时间:2020-01-10 07:44:55 编辑:笔名

今年是IPv6和互联网发展的关键一年,全球最后一批IPv4地址分配完毕,互联网向IPv6过渡已经开始进入实施阶段。在不少人的眼中,IPv4向IPv6进行过渡,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但就像APNIC主席Paul Wilson所说的那样,对中国产业界来说,在IPv6的问题上,机遇与挑战并存。

据悉,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8日在北京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目前中国IPV6地址仅占全球的0.29%,在IPv6的使用上处于明显落后位置。这样的结论显然与此前包括一些官方媒体在内得出的观点相左。

在世界上的排名一直在倒退 ,知名实战型电子商务信息化专家王汝林告诉IT商业新闻网记者,截止到今年4月,中国IPv6地址排名已下滑到全球第18位,美国则从第6位上升到第1位。

Paul Wilson同样表示,美国近年在IPv6地址申请数量方面一直排名第一,且连年持续高速增长,2007年至2010年末,美国一共获取了超过16亿个IPv6地址。相比之下, 中国则表现不够积极 ,2010年时中国分配到9000万个IPv6地址,排名世界第32位,仅达到美国的约1/10。

这似乎又让人联想到了中国很早之前在IPv4上的表现。曾经有这样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中国的IP地址还没有美国一所大学的数量多。亚太互联网信息中心执行委员会委员马严对此认为,这与互联网用户第一大国的地位并不相称。

全球IPv6论坛主席Latif Ladid这样评价中国在IPv6上的表现: 中国本来有机会在IPv6的商用上领先美国的,但实际上中国的IPv6做得不好。 Latif Ladid说, 中国有137个路由器接入了IPv6,全球排名第14。不过,中国申请的都是32的前缀,可支持的用户非常少,而美国运营商申请的是前缀为19的IPv6地址,可支持千万级用户的使用。可以说,中国几乎没有任何IPv6商用服务提供。

对于造成此种情况的原因,邬贺铨院士称是由于 推进力度不够 所致。而中国是较早启动下一代互联网工程的国家之一。

Latif Ladid对此认为,中国企业的决策层并没有意识到IPv4地址耗尽的问题,虽然中国政府在推动IPv6商用上已做了很多事情,但并没有完全抓住这个成为IPv6领导者的机会,投入也需要增加。这可能也由于中国运营商并没有很快把IPv4地址枯竭转化为IPv6商用的契机。

中国运营商的决策层和政府的技术理解能力没有匹配,可能是运营商主管技术的没有意识到,也可能是运营商CEO无法理解,或是技术工程师没有把企业对IP地址需求增大的情况很好地提交给决策层。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IP地址分配主管赵巍说, 主要差距在于我国缺乏IPv6地址应用的统一规划进程表;同时因为各个ISP分散申请,申请单位提不出大规模的需求计划,不仅分配不到大块IPv6地址,还会因为缴纳会员费和申请手续费双重费用造成成本居高。

对此,融合网主编吴纯勇表示,这样的尴尬局面的出现,应该与掌握IPv6地址分配权的相关管理部门(如美国互联网研发机构IAB和IETF、亚太网络信息中心APNIC)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根据这些管理部门制订的相关分配规则中表示,对于各国在互联网资源的分配采取 先到先得、按需分配 的原则,除此之前还必须有相应的IPv6应用需求,才能向管理机构提出申请。 中国分配得这么少,估计是管理机构没有考虑到未来中国对于IP地址巨大的发展潜力 。

 

   

深静脉血栓后综合症
得了荨麻疹怎么办
治疗静脉曲张的药物
下肢静脉血栓的症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