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唯剑独行 第八十三章 天降血雷

发布时间:2019-09-20 14:59:28 编辑:笔名

唯剑独行 第八十三章 天降血雷

钦天监听到这个声音,仿佛将要秋后问斩的死囚听到了大赦天下的通告一样,死里逃生后的心有余悸。可是下一刻,他却心中一凛,他这脑袋还能不能继续安在他的脖子上全凭人家的一句话,皇帝能够一句话赦免他的过错,也能一句话砍下他的脑袋。顿时,他不敢怠慢,忙开口道:

“臣认为,今夜天象异变,恐怕与未来天下大势走向密不可分!而司天监聚集全体天师之力推演,犹遭天谴,只因此乃大势所趋,难以管中窥豹!”

钦天监说完,稍顿片刻,却发现高居龙座上的那人还是一言不发,没有半点动静,顿时心中一凉。

这一切都说明,皇帝对于他的解释还不满意,若是不拿出点有用的信息,恐怕还是死路一条。可是他却还是难下决心,因为古来有言:天机不可泄露。凡人想要知晓未来之事,乃是逆天而行,天道无情,必降天罚。

想想司天监里数百供奉一齐演算,把天罚分摊了,结果各个还都减寿十年,要是他一个人说了出来,恐怕所以的因果报应全都要算在他的头上了。没有人愿意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性命给交代出去,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

一时间,钦天监左右为难,支支吾吾不敢往下说。

“寡人听闻爱卿有一幼子天资过人,骨骼惊奇,实在是天纵奇才。寡人恰好听闻,不朽宗门苍玄天宗即将开派收徒,想必爱卿的幼子必然会被苍玄天宗提前录取!”

这句话明明是推测的语气,可是却被秦帝说得斩钉截铁,好像钦天监的幼子已经成为了苍玄天宗的弟子一般。然而,听到秦帝这句夸奖他幼子的话,钦天监不见半分喜色,脸色几乎瞬间变得如同金纸一般。

“臣……谢陛下夸奖。”

他努力挤出笑容,却比哭还难看。他的幼子一定会成为苍玄天宗的弟子,而且必将出人头地,因为这是统御者万里疆域的那个人说的,而这也是秦帝对于他的补偿。若是答应了,他的后人必将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若是不答应,估计他的九族都无法幸免。

然而无论如何,今晚他必死无疑。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无论他说还是不说,今晚谈话的内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而死人才是最好的保密者。

想到这,钦天监反而平静了下来,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给家人博个好前程。他长作一揖,道:“臣谢主隆恩!”

随后他神色一正,继续说道:

“臣等推测

,此星显化,证明有妖孽出世。杀意冲霄,血气盈天,日后必将因为此人掀起腥风血雨!”

“这颗星辰却从不可知之地出现,诞生于虚无之中,却甚是奇怪。这就好像一个人无父无母,就那么凭空出现了一般。跳出五行外,不在三界中……”

“就好比是昔年太古末年战力通天,宇内无敌,唯有圣人方可降服的妖族大圣,后来的佛门斗战胜佛,孙悟空?”听到这里,秦帝眉头微皱,这样的人物乃是天地造化所生,天为父,地为母,天生具有大气运,成就不可估量。

只不过,昔年不可一世的孙大圣最终还是皈依了佛门,成为了斗战胜佛。佛门度人点化之力堪称恐怖。不过就算大圣投奔佛门,妖族还是尊他为祖,供奉于最古老的妖神殿中。

而今天,秦帝将这个人与曾经的妖族大圣,后来的斗战胜佛孙悟空相提并论,可见是如何的重视此人。

“请陛下恕罪,臣等不才,无法推演出此人的真正跟脚。”钦天监语气平静,不见悲喜。人之将死,又何苦再隐瞒,他没有理由去欺骗秦帝。

“不过,臣等却发现凶星降世之时,狂狷狼顾之下,竟携有帝王紫薇之气,又有八部天龙佛光暗现。”说到这,突然在大秦神朝的皇宫金銮殿上方聚集起了高达三千里的黑色雷云。下一刻,毫无预兆地,一道水桶粗细的血色神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翻滚的雷云中激射而出。

血色神雷直挺挺地劈了下来,整个大秦神朝帝都咸阳的大阵自主运行,隐隐可见万里长城虚影浮现。长城之上站满了一个个模糊的背影,背影披甲执锐,并肩而立,雄壮威武,却不见面容。

城中有不明真相的民众见状,马上伏跪于地,叩首歌颂,眼中满是崇敬。

可是就在血色神雷与长城碰撞的一刹那,万里长城虚影好似见到艳阳的冰雪般,瞬息消融,任凭长城上的将士如何怒吼,也没有半点用处。血色神雷毫无阻碍地劈了下去。看到这一幕,刚刚还在大声歌颂的民众就好像被掐住脖子一样,声音戛然而止。

一时间,人心惶惶,民众如同受惊的鸟兽一般,飞一般地赶回了自己的住所,关好大门,紧闭门锁。但是有胆小,也有胆大不要命的。如果知道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世界会变得怎么样?

恐怕还没等到第二天,世界就被散失人性的人毁灭了。人性中的劣根一旦被放大,就是毁灭性的。

在咸阳,还真有一部分人认为世界末日到了,他们发了疯地去做了他们平日里不敢做的事情。杀人放火,**掳掠,报复社会。

可就在他们还没彻底把事情挑起来的时候,一队队身穿玄衣铁甲的军士和捕快打扮的官人好像早有准备似的,飞快地赶往全城各地,抓捕犯人。大秦以法治国,尤以刑法森严著称,凡是有人敢反抗,就地斩杀。

很快,骚乱就被平息了。只有个别人看到有人将尸体抬走,用水将地面上残留的血迹冲刷干净。不久,一切如初,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民众为求心理安慰,选择性忘记。高高在上的社稷诸公也不会为这些卑贱的人命多看一眼。

此刻,大秦咸阳,金銮殿内。不,现在这座大殿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平整得估计连地基都不用打,直接就可以在上面盖房子了。这时,只有一位着淡金色龙袍,英俊威严的中年男子静静地站立在废墟中间。他的衣衫没有半点破损,脸色如常,明明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却又显得理所当然。

但是在他身前,钦天监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好像从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喧哗声,无数身着黑色玄甲的军士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和一言不发的死寂沉默,每个人的眼中闪烁的都是最铁血的杀伐之气。

秦有锐士,横扫六合,宇内称尊。可见一斑。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越众而出,厚重的铠甲看起来与一般的军士没有半点分别,但仔细一看,却发现他犹如一块铁壁,不可撼动。高大身影脚下缩地成寸,几次迈步就到了秦帝身前。高大的身躯犹入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单膝跪下,雄厚的声音响起:

“臣救驾来迟,请陛下责罚!”

“免礼。寡人命你速速召集庙堂诸公前来议事。”秦帝神色平静,不见悲喜。稍微一顿,他又接着说道:

“钦天监梁禾为国捐躯,特追封其为太原郡公,封其遗孀为五品诰命。寡人闻其幼子天资聪颖,可堪大造,今苍玄天宗开宗在即,此子可为真传弟子!”

秦帝没有食言,或者说身为皇者的他不屑食言。

“臣遵旨。”高大黑甲将军语气没有半点波动,漠然道。

说完这些,秦帝不再言语,眼神渺远,遥望远方。此夜,注定不再平静。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多少势力难以入眠。

在另外三大神朝,也差不多发生了相同的事情。议事堂里彻夜挑灯,直到第二天,太阳高悬,才有一个个凝重的身影出现在皇城之外。

可是,此刻在潜龙山脉中,真正的源头,却还丝毫不自知,也不知道天下因为他发生了多大的变数。

小儿挑食厌食什么原因
孩子消化不良有口气怎么办
女性轻微漏尿正常吗
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
安徽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江苏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西藏治疗尖锐湿疣哪家好
河南治疗白癜风医院
北仑大港医院电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