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孔祥东:文人画概念对中国画毒害大“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30 12:30:34 编辑:笔名
孔宪山,山东曲阜人,系孔老夫子后裔,故称孔氏玄孙。
1962年孔宪山躲避饥荒盲流到勤得利渔场,那形象简直有辱“圣门”。口称五十有二,可那老态龙钟的样子,咋看也是六十开外。两腿弯弯,长短不齐,一走一打晃。目不识丁的两眼竟是鼠目寸光的高度近视。领导观其摸样,本不想收留,怎奈他苦苦哀求,死磨硬泡,最后终于成为我们拉网小队的一名临时工伙头军。
老孔一到网滩,就把我们坑苦了。那时正值冬渔期,在冰上凿眼打鱼。打鱼人喜吃鲫鱼,而在冬季吃鲫鱼是不开膛的,只在鱼的一侧切口,取出苦胆即可。可这位高度近视眼的孔门后代,看不清摸不着那如豆的苦胆,不是抠破就是原封未动,因此那又鲜又香的鲫鱼,到了他手里就苦如黄连。这个损,那个怨,他却不恼不急眼,点头哈腰向你陪笑脸。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接着,这老叔又闹出来一串笑话。
一日,老孔一人进林子捡烧柴,回来时进门便乐,说,不知谁家的狗迷在林中,让我领回来了。我们出门一看,天!一只大灰狼,站在不远处,正向网房子窥望。老孔听说和自己周旋了半天的“狗”竟是吃人的狼,吓得面如土色。从此谈狼色变,再不敢一人进林子了。
又有一次,清晨他去江边挑水,不多时便慌慌张张跑回,气喘如牛,口不能言,问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狼……狼,两只狼趴在明冰上。我们抄起棍棒一起跑向江边,一看,嗬,菜来了!原来是两只狍子。夜里下了场小雪,明冰上奇滑无比,这对长着硬蹄子的狍夫妇误入歧途,见有人来,站都站不起来,只好成为我们的下酒菜。
就是这么一位活宝贝,后来几乎全渔场的男女老少都把他捧为真正的“孔圣人”。为啥?就因为他会说书。
当时的打鱼人生活寂寞,最大的乐趣便是听老跑腿子说女人。而长吃一种食,必有烦腻感。老孔的到来就给我们改变了口味。
那天夜晚,网房子里哑了,一个个打鱼汉子躺在铺上数房椽子。老孔说,我给你们说段书吧。起先对三杠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老孔,谁也没指望他会有什么惊人之举,只是瞎起哄地喊讲讲讲!开场来了段《辕门斩子》,接着又是《风波亭》。好家伙,这一讲可把人给镇住了。谁也没料到,蔫拉巴叽的老孔头说起书来,竟是神采奕奕,口若悬河。更妙的是唱大鼓书。只见,马蹄灯下,他双膝盘坐,两目微闭,双手各执一根筷子,在反扣的瓷盆上,敲打出一连串清脆如流水般的前奏,然后“鼓点”舒缓,随着板眼,那苍劲浑厚的嗓音便在房内缭绕开来。
老孔头这金口一开,立刻改变了他遭白眼的命运。每天下工回来,我们这些年轻人,有的帮挑水,有的帮劈柴,力气活全给包了下来。晚饭吃罢,老孔头一上“床”,有人忙不迭地打碗开水放在他面前,然后七嘴八舌地催促:孔大爷,接着昨晚的茬,开讲吧。
凭空掉下个说书大师,一扫昔日网房子里的浊气,使难熬的夜晚变得丰富多彩起来。说来也怪,从此全队干活也整齐起来,没有偷懒的,没有耍滑的。到了网滩,不用队长发话,便争着抢着干活,冬天就是一网鱼,早早收工。喊一声:回去听书啦!于是齐刷刷,脚步轻松往回赶。那年冬天,我们网队打鱼最多,评上农场先进。我们的头儿老董说,这里面老孔的功劳不小啊!
老孔头善讲书的新闻,不胫而走,从此每当春节放假,或禁捕期扣网,天天晚上,大宿舍便人满为患,连家属都来听老孔说书,甚至有人请回家去,供吃供喝来一段。那时的老孔,何等荣耀!
可是,好景不长。1964年社教进行到清理阶级队伍时,本来因宣传帝王将相,多少也挨过批评的老孔头,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惶惶然茶饭不思。后来终于挺不住,向社教队交待,他在老家是小学校长,打成右派后,来到北大荒。
暴露了身份的老孔,情知处境艰难。那一晚,皎洁的月光筛进宿舍,我见他披一身月光,寂寂地坐在那,呆若木鸡,那神态哀怨得动人。我说老孔休息吧,不要想得太多。他神色黯然地说了一句:“但愿我那些考上清华、北大中文系的学生将来可别像我这样啊!”接着长叹一声,双手拢在脑后,和衣躺在铺上。
决定很快就下来了,开完了群众说清楚大会后,责令老孔返回原籍劳动改造。
那是一个只有半月的夜晚,老孔一言不发地向船站走去,我们也沉默地涩涩地跟着。将到船站时,他回过身来轻轻吁口气说,请回吧,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们说走吧走吧,将你送上船去。他踏上了登船的桥板,将至船舷时,猛地回过身来,张了张嘴,似有话说。终于什么也没说。我分明看到,老孔转过身去,迅速地用手擦了一下那双并不明亮的眼睛。
我想老孔是落泪了。
开往佳木斯的客船终于一声长鸣,开走了。载着那个失魂落魄的人。
网滩上,失去一个不会打鱼的入,并没有什么损失。网房子里,失去了一位说书人,人人心里空落落的。事隔多年,每当夜晚,我静静地躺在弥漫着腥味的网房里,便会想起老孔,于是,那清脆的敲击瓷盆之声,那苍劲浑厚之声,就会在耳边响起……
注:老跑腿子,老光棍之意。

共 191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的记忆中有很多值得怀念的人,尽管他们小如蚁蝼,但是,小人物所带来的欢乐,总是让人难以忘怀。老孔,孔老夫子的后裔,因被打成右派,来到北大荒。在他加入拉网小队后,惹出了“认狼为狗”、“认狍为狼”的笑话。但真正让他受大众欢迎的,还是他说书的才学。他的说书,让打渔人的生活丰富了起来。只是有时时代决定命运,老孔最终被谴回了原籍,留给大家的是深深的怀念。作者用老辣的笔练,选取老孔的三二趣事,形象地刻画出了一位多才多艺,重情重义,宽怀待人的老孔。欣赏。【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2-12-14 10:26: 0 老孔在作者笔下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仿佛也给我们带来了欢乐。欣赏。欢迎作者多多赐稿。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什么中药调理便秘
云南生物谷药业产业文化
宝宝咳嗽用金振口服液
粥样动脉硬化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