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农民医生 第三百三十七章 书记!

发布时间:2020-01-16 14:41:18 编辑:笔名

农民医生 第三百三十七章 书记!

正文]第三百三十七章记!

------------

?第三百三十七章记!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对于上官香这样的美『女』来说,扬益还是很垂涎她的美貌的。

身材好,『腿』又长,脸蛋好。绝对附和华夏儿郎心目中的『女』神形象。当然,扬益也不能除外。

如果把这样的美『女』被别的猪给拱了,扬益觉得自己至少是会心疼的。

可是他是有这贼心。没这贼胆啊。

总不能为了一颗树放弃整片森林吧。这不是扬益的作风。

当然,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这是几乎所有男人的通病,扬益只是表现的加明显一点罢了。

他还是真不希望看到另外一个男人上了上官香的。

这将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啊。

扬益杞人忧天了半天,这才抬脚往家里走去。心里忍不住想,如果上官香知道他不希望她有人要的话,会不会满世界的追杀他?

客厅里老爸老妈正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任谁看了也会觉得是一对恩爱的老夫妻的。

也是,老爸老妈这些年虽然过的苦了一点,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吵过架。有时候即使是闹矛盾,老妈骂人的时候,老爸也只是嘿嘿干笑两声,然后主动躲开,等老妈气消的差不多了才回来。对于老爸的这一点,扬益觉得还真是难能可贵,他觉得自己应该学习。

扬益对出国岛国艺术片之外的电视剧电影都没兴趣,但还是在客厅里陪两人聊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天才回房间。刚回房间,扬益的又响了。

苦笑着掏出,一看是张峰打过来的,扬益急忙接通,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张叔。

张峰在那头轻轻的笑了笑,道:“小扬,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这边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专心做你的。要是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就给张叔打。张叔别的没有,就是面子还是多少有一点的。”

“谢谢张叔了。”扬益有些兴奋的说道。

只要省不『插』手,那白云帮就成了没有牙的老虎了,想吞潜龙帮估计是不可能了。

扬益这次就要叫他有来回。

“哦,对了,你们省委记今天给我打了,说是想找你谈谈,你的意思呢?如果不想去的话,张叔就给你回绝了。”张峰笑呵呵的说道。

扬益皱着眉头想了想,点了点头,道:“还是不要了,谈谈也好。要不然以后也不好说。”

“嗯,那行,我这就给他打。你早点睡吧。”

“嗯,麻烦张叔了,你也早点休息。”扬益说道。

挂了,心里却忍不住一阵『激』动。

白云帮这件事情可是困扰了他很久呢,现在终于能解决了。他心里真的很高兴。

这将会是潜龙帮的成名战,所以一定要打的漂漂亮亮的。让其他省的那些人看看潜龙帮的实力。

其实扬益对于省里找他谈话的事情一点也不意外。省里迫于张家的压力放弃和白云帮联手打压潜龙帮的机会,他们肯定会心有不甘。现在他们也只能做弥补,估计是想和扬益谈谈,想试探一下潜龙帮在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中。

而扬益也想表明自己的态度,潜龙帮是绝对不会违反国家的利益的。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扬益想要让那边配合他一下。

他们改变主意的事情先不要让祁勇知道。如果祁勇知道的话,估计也就不敢主动对付潜龙帮了。那扬益昨天做的那些准备可就白了。

扬益可不想错过这个一战成名的机会。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扬益就接到了一个,那人自称是记的秘。说记已经在江南水乡订好了包间,现在正在过去的路上,问扬益在哪?他过来接他。

扬益倒没有傻到把客套话当真,笑呵呵的说自己直接过去就行了。

挂断了,扬益换上一身比较正式一点的西装,这才出了『门』。毕竟人家是省委记,如果穿的太随意的话,显得不太尊敬。

江南水乡扬益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有几个。所以坐上出租车的第一件事扬益就问道:“老师傅,咱们j省有几个江南水乡啊?”

司机回头呵呵一笑,道:“就一个,在步行街哪儿。”

“哦,那就去江南水乡。”扬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要是有好几个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嘞。”司机师傅将车子发动,一边专心的开车,一边笑道:“小伙子去江南水乡是去找工作吗?”

“不是,是有一个朋友叫我去哪里吃饭。”扬益笑着说道。

老师傅满脸的不信,一脸真诚的说道:“能去江南水乡的人不是那些当官的,就是有钱人。小伙子你也不像是有钱人啊,还去哪里吃饭?找工作就找工作,这有啥丢人的。”

扬益满脸苦笑,有些好奇的问道:“那师傅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吃不起饭啊?”

“你要是能在哪里吃饭,还会做出租车?这不是开玩笑吗。现在有钱人谁没有一辆两辆自己的车子?”司机师傅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也是。”扬益笑着点了点头。

司机回头瞥了扬益一眼,道:“小伙子刚毕业吧?也难怪你不愿意说,现在的大学生工作不好找。就算是去工地上打工别人都不愿意要。江南水乡我劝你还是别去了。那里别说是好一点的职位,就是一个服务员你都选不上。”

“哦,选服务员还有要求?”扬益微微一愣,他还是头一次听说选服务员都还要审核的呢。

司机摇了摇头,道:“不但有要求,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高呢。首先是身高,男的一米八以上,『女』的一米六五以上。其次还要大学本科的毕业生。主要的是要长的好看。你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大学本科毕业的,但是这脸蛋一定过不去。”

“------”

扬益差点没掀桌子------厄,差点没掀车子。这老头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脸蛋不好看是什么意思?难道长的难看吗?

这不是睁着电子眼说瞎话嘛,咱长了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帅气脸,竟然说不好看。

打击,这是赤『裸』『裸』的打击啊。扬益的心里那个气啊。

如果不是还有那么一丝理智的话,扬益真想把这老头摁在地上狠狠的扁一顿。

司机见扬益黑着脸不说话,浑不自觉的继续说道:“小伙子,我说的话你还真别不爱听。你去看看就知道那里的服务生都是什么样子的了。”

车子在江南水乡『门』口停下,扬益将车钱付了,然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似地。趴在车上笑道:“师傅,我觉得你审美观念有问题,回家应该去看看。”

扬益也不管那个司机师傅什么反应,就很潇洒的转身走向了这间他嘴里所说的只有富人和当官的才能进的地方。

在『门』口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向他走了过来。理了个『精』干的*平头,带着一副金丝边眼睛,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不用说扬益也能猜到来人应该是那个和他通的秘。

那人朝扬益笑了笑,道:“请问是扬先生吗?”

扬益点了点头,道:“我是。”

那人急忙伸出手和扬益握了握,道:“我是曾记的秘,我叫张择业,你叫我小张就好了。”

说完就认真的打量着这个能让记都为之动容的年轻人。

他昨天晚上看扬益的资料的时候着实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资料上写的那些东西。他打死也不会相信这么一个人蓄害的少年就是如今j省黑道上的带头大哥。这事说出去估计也没几个人会相信。

扬益也没有托大,很含蓄的笑了笑,叫了声张哥。

别人给他面子,并不意味着自己就可以蹬鼻子上脸。再说,按年级他叫一声张哥也不算丢脸。

谁知道今天的省委记秘,明天会站在怎么样一个高度上?『交』好还是有必要的。

张择业有些惶恐的连说了两声不敢。

能爬到今天的这个位置上,张择业自然也是有几分脑子的。这个年轻人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可是能量却大的有些吓人。如果自己今天生生受了这个‘哥’,那指不定明天他就横尸街头了。

毕竟在张择业潜意识里,黑道老大就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记在楼上等着,请扬先生跟我来吧。”张择业微微弓了弓腰,然后疾走两步在前面带路。

扬益暗自点头不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秘将来的成绩绝对要比他现在的主子要走的远。

谦虚,谨慎,说话滴水不漏。重要的是能给人好感。至少他的一系列做法让扬益很满意。

在二楼的一间『门』上写着‘风云亭’的包间『门』口,张择业轻轻的敲了敲『门』。等从里面传来一声略带着几分苍老的请进之后,才笑着帮扬益将『门』推开。然后自己拉着『门』站在了『门』口。

扬益笑着点了点头,这才抬脚走进了所谓的风云亭。

张择业等扬益进去之后,顺势将『门』关上,然后才长长的送了口气。

这个年轻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打心眼里竟然有那么一丝害怕的感觉。

这让张择业惊讶不已,他是记的秘,跟着记别说是省里的那些人,就算是上面的也是见过几位的。可是却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这么压抑过。

扬益给他的感觉怎么说呢。总之就好像他随时都会被扬益杀了似的。

张择业也分不清是害怕扬益,还是害怕他的身份了。

包间很大,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各个国家的画,在紧里边还放着一个华夏古代的屏风。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伦不类,就像是中西合璧了一般。

中间放着一个紫檀木大圆桌。桌子边上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标准的国字脸,下巴不像是大多数老人留胡须,而是刮的干干净净的,看起来显得『精』神了许多。一双眸子炯炯有神,似乎是能『洞』穿人的心扉似的。

扬益打量老人的时候,老人也在打量着扬益。好半响才呵呵笑了笑,站起身,伸出略显枯瘦的右手。道:“是小扬吧,我是省委记曾保民。很高兴认识呢。”

陈仓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怎么样
福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昆明治疗妇科医院
陕西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