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怀念石匠王亚东

发布时间:2019-05-15 02:18:57 编辑:笔名

怀念石匠 王亚东

去年9月,我老家村子里有三位老人相继去世。按家训,村中谁家有“红白喜事”,都要派人参加。母亲常说:“以前,我们家缺劳力,村子的人对我家帮助很大。现在我们一家都住进了城里,对村中无以回报,总感觉欠了人家很多。”

程师傅18岁就学做石匠,与石头打了半辈子的交道。他手艺精湛、为人朴实、徒弟众多。在老家十里八村,稍年长的人没有不认识他的,但真正知道他名字的年轻人却没有几个,人们总是以程师傅尊称他。

我很羡慕石匠。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常见程师傅提着手锤、錾子去给周围的乡亲修房造屋。他不仅力气大,还能在石头上雕字刻画。他雕的字,字体可以随你要求而雕。他刻画,刻啥像啥,还能在小小的用于舂辣椒的砂钵上刻出“二龙戏珠”的图案,受到人们的满口称赞。

曾记得听人说,看一个石匠的技术是否到家,并不只是看他有多大的力气,而是要看一些细节。比如錾路是否均匀,石料的四角是否垂直以及煊錾子把握的火候等。程师傅清理石料,先是用墨斗在石头上弹上一根黑线,接着用錾子将多余或瑕疵的石面剔除,一锤一锤、一錾一錾,从上而下,一气呵成。錾路深浅一致,间距均匀得体,好似钢琴的键盘,奏出的和谐乐章。

煊錾子是石匠劳作中每天的必修课。所谓煊錾子,就是把没有锋尖的錾子通过火炉加热锻造而继续使用的一个过程。煊錾子看似轻松,其实很讲究,按石匠的行话叫“把握火候”。火候不到,錾子虽然锋尖,但易卷曲;火候过胜,錾尖易折,必须要“恰到好处”。程师傅很有经验,他先将錾子放进火炉里,待錾子烧红后,取出来用手锤反复敲打,见錾端尖锋形成,再放进火炉里,这样连续两三次。一次,程师傅还要反复看錾子的尖锋,看着看着,程师傅便对准錾子尖峰吐上一口唾沫,此时,錾子会发出“嗤嗤”声音。根据声音,程师傅就能判断出是否拿准了火候,然后将錾子放进冷水里蘸火(退火)。这种“口水观察法”是程师傅凭多年实践积累的经验,所以,程师傅煊的錾子经久耐用。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长寿川剧团下乡演出,其中,有个节目叫《贾二石匠》,节目是用荷叶(一种民间表演艺术)的形式表演,以“贾二石匠背起手锤逢山开山、逢岩劈岩的大无畏精神”为典型,宣扬苦干实干的精神。在那个“计划经济”年代,“石木二匠”成了广大农村守法致富的代名词。当时,公社的广播员还将节目制成录音,连续多日播放。那时,我好羡慕,心想,我长大了也要做一名像程师傅那样的石匠。

梨树苗
上门收购古钱币
星力正版9代捕鱼